出租汽车行业改革为哪般?解析三大痛点
 

出租汽车行业改革为哪般?解析三大痛点

发布时间:2020-04-28 08:42:23
 
  中新网北京10月10日电 (陈伊昕)今日,交通运输部对外发布了《关于深化改革进一步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和《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公开征求意见。官方为何在此时推出这样一份改革方案?外界分析,司机“份子钱”过高、乘客打车难突出、专车身份尴尬等都是重要原因。未来,这一改革能否真正祛除这些行业“痛点”,引发关注。   痛点一:的哥为“份子钱”发愁   ——能否斩断出租车牌照上的利益链?   油钱、修车钱和“份子钱”,犹如压在出租车司机身上的“三座大山”。“每天一睁眼,就欠公司的"份子钱",这是很多出租车司机的烦恼。   有媒体报道称,深圳市的出租车“份子钱”最高,每月11743元,多数城市的“份子钱”分布在5000至7000元之间。因为各地收取标准不一,份子钱约占到出租车司机月收入的30%至60%之间。一位北京的出租车司机告诉中新网记者,自己平均每天工作在10个小时以上,而前8个小时基本都在为挣“份子钱”而奔波。   所谓“份子钱”,是出租车司机按月向出租车公司缴纳的承包费,其中包含出租车的牌照费用、管理费用、养老保险以及税费等。这些“份子钱”被用于出租车企业用以承担40个项目的成本,其中不乏被用于承担企业离谱的办公、招待等花销。长期以来,出租车企业的管理成本是一本“乱账”,但经营出租车公司却仍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   溯源“份子钱”,就不得不提到出租车的特许经营权。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起,北京等国内大城市先后开始对出租车实行总量控制,并将出租车辆产权转移到出租车企业手中,司机需要向企业承包经营,而企业的准入则需要获得由政府颁发的特许经营牌照。   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交通财政与金融研究所常务副所长胡方俊曾表示,出租车牌照本没有价值,但拥有牌照的出租车公司和个人在经营过程中却成了既得利益者。据报道,上海出租车牌照在市场上的转让价格已被炒到50万元以上,沈阳的出租车车标价格上涨到80万元,仍供不应求。此外,更有牌照在私下转让时被炒到100万,被抱怨“一块牌照压死一个出租车司机”。   另外,部分地方的出租车牌照未设有效期,进而为牌照层层转租留出空间。一位沈阳出租车司机称,在获得“车标”后,只要把车租出去,什么都不干,年收入就可超过9万元,标主10年内可回本,往后则净赚。   据此,有声音指出,解决“份子钱”矛盾的根本出路,在于改革出租车牌照制度,打破出租车特许经营的垄断模式。但也有观点同时提到,将特许经营权交给市场,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并不意味着“份子钱”会降低。   针对出租汽车“份子钱”问题,此次出台的上述《指导意见》指出,鼓励、支持和引导出租车企业、行业协会与出租车驾驶员、工会组织平等协商,合理确定出租汽车承包费标准或定额任务,并根据经营成本、运价变化等因素实行动态调整,通过多种渠道公开承包费或定额任务的项目组成、测算方法。探索利用互联网技术更好地构建企业和驾驶员运营风险共担、利益合理分配的经营模式。   《指导意见》还明确,出租汽车经营权实行期限制,新增出租车经营权全部实行无偿使用,并不得变更经营主体,各地不得新出台经营权有偿使用政策,已实行经营权有偿使用的城市,要制定科学合理的过渡方案,逐步取消有偿使用费。